您的位置 : 澳门太阳娱乐 > 小说库 > 穿越

更新时间:2019-08-20 14:19:46

寒门第一状元郎 连载中

寒门第一状元郎

来源:苏砚玉香 作者:画不成分类:穿越主角:苏砚玉香

寒门第一状元郎小说无与伦比,苏砚玉香小说叫做《寒门第一状元郎》,为您提供穿越小说《寒门第一状元郎》,小说文理通顺,博学多才,剧情跌宕起伏,强势推荐,这里提供寒门第一状元郎苏砚玉香小说,苏砚玉香小说叫《寒门第一状元郎》,内容层次分明,一气呵成,实力推荐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未等二人作答,他又笑着自言自语道:“我觉得此人不赖,书法好,人又机智,胸襟更是宽阔,至关重要的是,危急时刻他也不出卖朋友!此人值得一交啊!”说着驾地一声,哈哈大笑着拍马驰将出去。

身后的古洪和李千牛对视一眼,都是一脸黑线,你既然主意已定,何必过问我们呢?

与此同时,一辆鱼轩车行驶在同一条街衢之上,正向着定鼎门大街方向而去。车内坐的正是洛州第一名妓程紫衣,以及她的小侍女。

“绿衣,你觉得那苏公子如何?”紫衣姑娘看似很随意地一问。

“除了书法不错,人长得清俊,”绿衣撇撇小嘴说道,“其它方面都不尽如人意。”

“哦?”程紫衣微微一笑,“看来妹妹对那苏公子观感不佳哦。”

人长得好,书法又好,岂不是已证明此人才貌双全了么?

“那不是明摆着的么?”绿衣轻哼道,“今日他害得姐姐当众出丑,幸而李公子急中生智,周全姐姐的脸面。”

“绿衣,你似乎对李公子的印象很不错嘛!”程紫衣呡唇一笑。

“李公子是谦谦君子啦,又是貌比潘安,才追宋玉,今日他的书法不就是轻松就夺魁了么?”

“你呀,”程紫衣笑着摇摇头,“莫非看不出那郭老是有意偏袒李公子的么?”

“活该,谁教那苏砚众目睽睽之下,冒犯了小姐你!”绿衣哼声道,似乎对苏砚很有些嫌恶与,“对了,如今李公子成了姐姐的入幕之宾,姐姐日后怕是要常与那李公子亲近了。”

“那只是醉月楼搞的一个噱头罢了。”程紫衣笑着摇摇头说道,“什么入幕之宾,不过是陪李公子抚琴品茗罢了。”

“妹妹可没说别的呀?”绿叶掩嘴嗤嗤笑道,“姐姐这话,倒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咯!”

“你这死妮子,胡说什么呢!”程紫衣笑着扑上去,作势要要咯吱她。

绿衣也只有在程紫衣面前才会如此毫无顾忌,而程紫衣也只有在绿衣面前,才会展露出她最真实的一面。

只因这二人身份虽为主仆,实则亲如姐妹。

绿衣吓得躲闪,脸上却仍然笑嘻嘻地说道:“亦或者说,姐姐看上的不是李公子,而是那个冒冒失失的苏公子不成?”

“我呸——你个没羞没躁的贱婢!看我不收拾你——”

“别呀,姐、姐姐,痒,痒死我了……我错了,姐姐,小妹投降了……”

……

“逸伦,你确定没看错?那苏清还在洛阳城内么?”

洛河以北的薛府,二进院落的正厅之内,一个头梳宝髻、气质雍容的贵妇人眉头微蹙,表情惊讶地看着恭立在边上的华服青年。

边上一贴身侍女,正手拿长柄团扇一丝不苟地轻轻扇动着。

“回伯母的话,逸伦绝不会看错,”韦逸伦鞠身说道,“不仅如此,今日在醉月楼还发生了一件奇诡之事!”

“何事?”薛王氏眉头微微一挑,问道。

“在今日的书法赛上,”说起此时,韦逸伦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,“那苏清的书法竟……竟已达到了‘上之上’的品级!”

当然,苏砚的死而复生,更令他惊愕无比。

“乱说!”薛王氏轻笑道,“就他那一手上不了台面的书法,比我身边的侍女还不如,怎么能到了上之上的品级?逸伦,你怕是看错了吧!”

“伯母,此事乃小侄亲眼所见,千真万确,”韦逸伦表情茫然地摇摇头道,“逸伦也是百思不得其解!今日若非书院的郭老有心偏袒李钰,那苏清险些就蟾宫折桂了!”

接着他将今日在醉月楼的所见所闻,都一五一十地向薛夫人复述了一遍。

“竟有此事?”

薛王氏面色惊疑,“莫非……他得到了什么高人的指点?不然他的书法何以长进得如此之快?”

这个问题薛夫人自是想不通的,那韦逸伦都快把脑袋想破了,也仍是一头雾水。

“绝无可能,”韦逸伦语气肯定,“且不说苏砚在洛阳城无亲无故,谁人肯将笔法传授于他?即便有哪位书法大家肯将笔法传授与他,在短短数日之内,也绝无可能得到如此惊人的提升!”

“那就奇了!”薛王氏疑惑地眨眨眼睛,“莫非苏清一直藏而不露,有意隐瞒了自己的实力?”

韦逸伦虽是点了点头,心中却依然茫然一片,但眼下似乎也只有这种说法还算讲得通。

但他很快又摇头说道:“苏清此番前来洛阳,无非是为求亲,他为何要有意藏而不露呢?”

“这……”

薛王氏张了张嘴,却接不下去,叹了口气道,“此事果真蹊跷!逸伦,你可知那苏清现居何处?”

“南市,宁氏药肆。”韦逸伦恭声答道,“如今那苏清竟连名字也改了,竟叫做苏砚。”

“苏砚?”薛王氏眉头紧蹙,“他何故改名?又为何会出现在宁氏药肆中?莫非他懂医术不成?”

薛夫人觉得这事儿越来越奇诡了。

“此事我已暗中着人察访,”韦逸伦鞠身作揖,“请伯母放心,一有消息,小侄即刻登门禀报。”

“好,”薛王氏点点头,说道,“此事万不可让你伯父知晓,你伯父向来为人刚直不阿,他若得知苏清的下落,势必会命人将他迎回府中,到时候你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薛王氏没再说下去,伸出保养得十分好的手指在袖口上轻轻一弹,其实那里上并无一丝灰尘。

“小侄明白,”韦逸伦却已领悟薛王氏的弦外之音,“多谢伯母成全,小侄一定不负厚望!”

这韦逸伦的父亲韦茗乃是薛刺史的同僚,洛州府衙从五品的长史。

韦氏一族乃是大周新晋的豪门大家,族中出了很多清贵大官,皆身居要职。尤其韦茗韦尹,贵为宰相,乃是当今圣上身边的大红人。

因此韦氏虽不在“五望七姓”之列,当下煊赫的声势却丝毫不输“五望七姓”。

薛府、韦府相距不过咫尺,逢年过节,两家少不得要走动,令月佳辰常欢聚一处,或并辔出游。

韦逸伦的孝顺与激灵深得薛王氏的爱悦,她早有将女儿许配与他的心思,若非女儿芸儿一直不点头,夫君也是不置可否。

不然薛、韦两家早已结成了亲家。

这韦逸伦前脚刚走下厅前的石阶,一直藏身于屏风后的素心,也蹑手蹑脚地转身从偏门溜了出去。

小说《寒门第一状元郎》 第17章 入幕之宾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