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澳门太阳娱乐 > 小说库 > 灵异

更新时间:2019-08-20 14:18:05

子可语,怪力乱神 连载中

子可语,怪力乱神

来源:姜惜言韩烨 作者:树下有人分类:灵异主角:姜惜言韩烨

带您一起赏读小说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,提供姜惜言韩烨小说阅读,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是灵异的小说,小说无与伦比,悬念迭起,发人深思,剧情饱满,小说层次清晰 ,不易一字,人物真实生动,非常精彩,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小说是一本灵异,姜惜言韩烨小说书名是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,......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笔仙是学生们之间流行的一种招灵游戏,流传的版本很多,导致灵与不灵也看运气。而它名字里虽然带了个“仙”字,但和神仙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通过笔仙招来的东西,可以是孤魂野鬼,也可以是山精古怪,很显然,钟少飞他们寝室,招来了不得了的大东西。

民间的请神和拜神活动,其实对时间有很高的要求,一是算良辰,二是看吉日。像请笔仙这种活动,勉强可以算在请神这一类中,特别忌讳的就是清明、中元、春节这些日子,容易请来难缠鬼。

钟少飞被这鬼附身了半个多月,用他自己的话说,时而清醒时而像在梦里,记忆断层,只记得清自己清醒时的情况。钟丽见姜惜言不说话,儿子的气色也好了不少,以为黄符除了鬼,正欲把钟少飞带去医院再检查下怀孕的事,姜惜言起身道:“把衣服掀起来。”

她轻拧着眉,朱砂在昏暗的室内若梅花暗红,柳眉下的眼瞳漆黑深邃,这双眼睛不笑时,让人凭空想起冬日的凌冽萧瑟。

钟少飞掀起半截T恤,腹部紧实平坦,钟丽松了口气,看向姜惜言:“大师,少飞没问题吧?”

姜惜言盯着只有她能看见的那团黑色,一字一句道:“有问题。”

“有什么问题?”钟少飞问。

姜惜言伸手按在他腹部,轻轻用力往下一按,抬眼看他的表情:“疼么?”

钟少飞皱了皱眉:“好像是有点。”

话刚说完,两个人明显感觉到腹部有股气流涌动,钟丽一直看着姜惜言放在她儿子肚脐眼周围的那只手,此时手周围的皮肤轻轻朝外鼓了一下。

钟丽头皮都要炸了,手上汗毛竖起,像把尖锐的刺顶着手腕上的金镯子,而她本人也如这镯子一般,被刺得无法呼吸。

钟丽气息不稳地朝姜惜言求救:“大师,麻烦你救救我儿子……”

钟少飞因着这股“胎动”也吓懵了,姜惜言把他的衣服扯下来,心中有了猜测,便对两人说:“你请的笔仙是个女鬼,她死的时候应该还怀着孩子——”刚说了两句,姜惜言语调一顿,眼里带了点玩味,勾唇笑了,“我估计你留着长发,她以为你是个女的,想借你的身体生小孩呢。

但偏偏你又是个男人,阴胎已经在你肚子里成了型,这可和我们普通人生孩子是不一样的。这个东西吧……”姜惜言指了指他的肚子,“在这片土里生了根,就必须发芽,为了它能更好的发芽,这个女鬼已经打算完全占用你的身体了。”

“怎么占用?”母子俩异口同声。

姜惜言收了笑,眼底昏暗一片:“洗魂。”

“你可以把洗魂简单地理解为失忆,她占据你的身体就是在给你洗魂。等她成功了,你的魂魄就像个新生儿一样,恰好能融进这阴胎,到时候这个身体就该叫别人一声妈了。”

姜惜言分析了老长一段,觉得嗓子有点干,四下看了一圈,男生宿舍,不好问人家要水喝。钟少飞和钟丽一反常态地没说话,她余光看见这位已经吓得不会说话的母亲紧紧挽着儿子的手,钟少飞还算有点男子汉的担当,听了一堆非科学言论,组织着语言问:“那怎么能打掉我肚子里这个……阴胎?那个女鬼是走了吗?还会不会回来找我?”

“会回来的,最快今晚就能回来。”姜惜言抄起桌上的木剑,马尾顺着她扭头的动作在空中抛弃一个好看的弧度,再换身衣服,大概就是电视上正气凌然的江湖女侠,“你收拾下自己,和你妈妈先去吃个饭养养精神。”

这女鬼也不知道是减肥还是怎么的,占人家身体洗魂吸阳气也就算了,饭也不给人家吃。她手上还有刚才肌肤相触的触感,那小腰细的,说是女生她也信!

难怪女鬼也把他认成女人了呢!

“我现在要出去一趟,大概晚上八九点的样子回来,你们在寝室等我。”

钟丽艰难地喊了她一声:“大师,快去快回啊。”

姜惜言虽然嘴巴上说是洗魂,其实还有点拿不准,准备回去跟常文清确认一下。出了寝室楼,阳光透过树荫斑驳地洒下光晕,明亮的室外和刚才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。姜惜言嗓子冒烟,拐到一边的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。

额心的阴眼还在,姜惜言灌了半瓶水往回走,跟个游客似的左看看右停停。她数了下,一路上已经看见三只阴魂了,都是学生模样,等着阴差来开智超度。

走到大门口,人群聚集,声音嘈杂。姜惜言看见一辆公交车偏着车头停在路边,警车和救护车悉数到场,忽然也明白了刚才三只阴魂的来处。

前不久收班的公交车和救护车相撞的新闻热度还没过去,这么快又出车祸了。

扬城的公交车司机是把公车当飞机在开吗?!

姜惜言找了个树荫坐下乘凉,拨通了常文清的电话,那边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:“作甚?”

“常老师,我好像遇见洗魂了。”她把钟少飞的事情前后拉通一说,常文清也不再玩笑,严肃道:“你没猜错,是洗魂。”

“可是洗魂,不都该是阳间的人做法吗?”她没搞懂这一点。

常文清沉吟道:“阴魂也可以,不过通常是百年幽物才有这样的能力。这样吧,我先开坛写个文书给地府,问问他们最近是不是有老鬼跑出来了。你一个人可能搞不定,等等我晚上过来。”

“那行,我和人家约的是晚上八九点。”

姜惜言挂了电话,凑到人群中央看地上躺着的学生,三个女生,脑袋上血肉模糊,护士正在检查心跳和呼吸。姜惜言心中惋惜,知道人是救不回来了,偏过头不忍再看,哪知道就是这一偏头,和对面树荫下的女鬼四目相对。

同样的年轻女学生模样,衬衣的款式说是复古不如说是旧,扣子规规矩矩地扣到了脖子上的那一颗。头上梳了两个辫子,脚上一双白色胶鞋,腹部隆起如小枕头般大小。

她起初以为姜惜言是个普通人,后来看到对方双眼如炬,直直朝自己的方向跑来,右手反握背上那把木剑。阴魂天生畏惧雷火,姜惜言的雷击桃木剑这些年斩过上百阴物,可以说是自带输出buff,女鬼光是看到剑柄就怕得不行,转身就跑。

姜惜言跟在后面追,追着追着突然笑了,这鬼是不是一孕傻三年,自己都死了还捂着肚子跑,真以为等下要流产啊。

“你别跑了,我不杀你!”姜惜言这句话宛如警察对小偷,起不了任何作用。女鬼飘进图书馆,想先找个火气低的人上身避避风头,眼睛晃了一圈,还真被她找到一个。

那男的身上有淡淡的阴气,个头挺高,正好背对着她低头看书,恰好是上身的最佳姿势!

她往前一扑,魂魄如烟散开,然后又慢慢汇聚。

女鬼低头看自己的指尖,这、这是从他身上穿过来了?这男人不能附身?

韩烨觉得周身有冷气袭来,朗目微冷,带了点显而易见的恼怒,心中默念咒语开阴眼,双眼噙着刀锋般的寒凉,唇瓣轻轻动了动:“再想附身就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女鬼:“!!!”

现在的学生不学习一天净学抓鬼?

学生们在图书馆都刻意保持着安静,姜惜言从校门跑过来,少说也有两三千米,进图书馆的时候难免步伐沉重,弄出来的声响也大。韩烨就在一楼正对大门的方向,姜惜言凭着阴气找鬼,自然朝韩烨的方向跑去。

女鬼看到姜惜言,被逼到绝境,突然灵光一闪,自己是鬼啊!

于是穿墙跑了。

图书馆背后是一片广阔的人工湖,还专门养了几只天鹅供大家观赏,湖的四周是大片的坡地,偏偏图书馆起势高,从一楼窗户跳下去无异于跳个小楼。姜惜言捂着肚子喘气,见到女鬼飘走,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。

门口的保安追着姜惜言过来:“同学,这里不能带这些东西进来。”他指了指姜惜言手里的木剑。

姜惜言讪笑,另一只手搓着衣角,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这是木头做的,不算管制刀具吧?”

保安伸手摸了摸,果然是块木头,轻咳了一声道:“下不为例,木头做的下次也别拿进来了。”

“哎好,谢谢啊。”姜惜言小声道谢,周围有不少学生都注意到她,偷偷地打量。

韩烨认出了姜惜言,他本身不欲与这些阴物法师扯上关系,合上书抬步就要走,却听到旁边的人在和他说话:“小哥,你刚才看到她了吗?那个怀孕的女鬼。”

姜惜言比他矮一个头,韩烨居高临下,稍低头,就是一双安静闪烁的眼睛。眼睛的主人和自己不过一个肩头的距离,轻轻喘着气,似乎带着股湿意的气息扫过他的右肩,韩烨莫名有种说不上来的别扭。

就好像,他原本不想理她,却无法拒绝这双眼睛的请求。

“嗯,走了。”他压着声音,胸腔的共鸣低沉浑厚。

姜惜言眨了眨眼,是她看错了?这小哥身上怎么也有淡淡的阴气?她下意识地抬手揉眼睛,不小心碰到了额上的朱砂,眼前雾气一散,所有东西还是本来模样。

关了阴眼,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“那你忙,不打扰你了。”姜惜言客气道。

韩烨点点头,走到另一边的书架,随手翻了两本书。大厅那边的电梯有人说着话下来,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冲他的方向招手。

姜惜言看到这个身怀特异功能的男人放了书朝外面走,自己追鬼失败也不准备多待,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出去,心里琢磨着晚上的行动,眼睛不自觉地跟着韩烨。

只因为这人确实好看,很难不让人注意。

韩华生低声和校方领导介绍韩烨,韩烨配合着点头,礼貌性地问候众人。周边的人因为韩华生一句“犬子韩烨”对他不乏恭维,韩烨从来不把这些话放在心里,只当耳旁风。

他余光看到年轻女人还跟在他右后方,心里嘀咕着“女鬼可恶”、“晚上要好好收拾你,让你跪下叫爸爸”,竟也比耳边萦绕的这些公事化的声音有趣。

韩华生和几位领导交谈完毕,转头看到韩烨勾着嘴角,笑着问:“什么事让你高兴了?”

韩烨抿了抿唇:“没什么。”

韩华生拍拍他的肩,一行人约着去酒店吃饭。韩烨跟着父亲机械地往外走,心思却有点飘往别处。他天生就通人鬼心,二十多年来从未觉得这种能力的妙处,反而把它看成累赘,可今天听到后面女人花样百出的小心思,头一次生出些窥探人心的隐秘乐趣来。

不过也仅一瞬而已。

【啧啧啧,印堂青黑,霉运当头,看样子生意做得挺大,可惜了可惜了。】

韩烨脚步一顿,韩华生转头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他看着父亲宽大方正的脸,停了几秒移开视线:“没事。”

韩华生继续和人说笑,韩烨上了车,终于可以隔着玻璃正大光明地看那个姑娘——后者拿着桃木剑,手上小动作挺多,看样子一身轻松。

相比之下他就没那么轻松了,这里做生意的人只有一个,韩华生。

小说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 笔仙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总裁小说
  2. 都市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耽美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